有没有大佬可以给个建议 火柴人都画不好的小白如果想学画画应该怎么开始呀

Umich这个学校,收了我那么多申请费,还让我寄成绩单。

但是连个海面都不给我。

生气。

片段练习

如果羡羡是忘机琴化的灵,那么琴响的时候,其实就是       

路边玩耍的三岁小儿和街头卖油条的老婆婆都知道姑苏蓝氏有个名动天下的含光君。听说这位含光君有一把琴,名字就叫忘机琴。含光君此人品性高洁,逢乱必出,若是走了运碰上了他,家里丢了的兔子他都能给你找回来。他外出夜猎的时候总是背着这把琴,却鲜少见他取出弹奏,因此那些散修们喝了酒吹嘘自己和含光君有交情时,不说自己入过蓝家主宅云深不知处,却要说自己曾亲眼见过蓝忘机弹他那宝贝忘机琴。

“听说射日之征时含光君靠着忘机琴大退三千敌军,便可知这琴可不是轻易便可弹奏的。若是忘机琴...

一个思索 瞎bb。

同性恋到底是怎样一种属性呢?爱情又是什么?

“只是喜欢上的人恰好是同性而已。”不,不应该是这样的。什么是喜欢?因为依赖对方的陪伴而喜欢,因为觉得对方优秀、由倾慕而衍生出的喜欢,因为对方温柔的性格而喜欢。这种喜欢不可以发生在朋友之间吗?如果可以的话,那对于友情,又何必考虑性别?友情和爱情的界限在哪里?

我坚持认为友情和爱情的区分点在于性的参与,所以我总是喜欢去设想少年梦遗的情节,因为这是最简单的导出这二人之间爱情的可能性的方法。或是诸如“少年看着眼前人拧开瓶盖喝水,脖颈微仰成漂亮的曲线,喉结随吞咽轻轻颤动”这种带有性暗示的描写,都是用于表现这两人之间与友情的不同之处。而...

【忘羡】师兄和老板不得不说的二三事3

师生恋 实验室背景

21.
从苏州回来后魏无羡总是在琢磨一件事,这天正躺在转椅里皱眉头的时候江澄过来找他,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通脾气:“魏无羡你TMD又不看邮件!”
魏无羡一脸懵逼,倒了杯茶毫无诚意地安抚江老师:“师妹冷静点,咱们好好说。我最近有点忙嘛...邮件说的啥?”
江澄把茶杯往茶几上狠狠一扣,道:“你做的那个材料什么玩意,铂都聚成疙瘩了还好意思找我看电镜?”
切换到工作状态的魏老师很严肃:“不可能啊,蓝湛做了表征的,结果在那里呢怎么会像你说的那样?”
江澄道:“我又没瞎,难保不是你那小男朋友出了什么差错。谁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也说不准。”
魏老师刚严肃了半分钟,一听见江澄这有点嘲讽的语气立刻气就上来了:...

【忘羡】少年心事

*起名废 主蓝二哥哥视角

*预计上中下三篇 也可能没有中

*有一些私设 本章字数2510



蓝湛知道魏婴记性不好,很多事情转眼就忘。他对此并不在意,毕竟魏婴之于他是从童年到少年再到青年里唯一的一抹亮色,而他之于魏婴则不然。表白的时候魏婴就坦诚过他是在大学之后才喜欢上的蓝湛,而他只觉得幸运。既然能在一起,那当初是谁先喜欢的谁,都算不得什么重要的事。


高三一年蓝湛都在为魏婴提心吊胆。学校组织周考,把年级前五十单独圈在一个考场里作为重点关注对象,试卷单独批改,成绩也是单独统计。他是最好的竞赛班的班长,便自然而然...

今天考完了sub,算是久违地做了一件自己擅长的事情。坐在教室里拿着铅笔一边检查一边涂答题卡,仿佛直接跳回了高三。那个时候每周周考坐在教学楼的最高层,写完卷子就可以抬头看窗外的茜色天空。

我从很小的时候就不擅长语言和表达相关的事情,具体表现在从小学就开始把暑假作业的看图说话、造句和作文留在一天迫不得已了才开始写。之后也是一直躲着,而不是刻意去锻炼,导致现在很多别人很轻松就能做到的事情对我来说很麻烦,比如写作文、面试、写文案,还有码字之类,写翻译作业的时候也是。

上上周考的托福昨天早上终于出了分数,凌晨2点钟查还没有,给自己做了心理暗示,但一觉睡得极不踏实。早上七点多勉强睁开眼查分,还是很不理...

元気ですか

また会えるかな

【板车】脑内幻想

*算是观后感。Last game后。
*乱七八糟,但还是想为他们写点东西。
*是糖。

众人散去时已是十点半。高尾婉拒了赤司提出的让家里司机送他们回去的好意,拉着绿间要去赶最后一班电车。绿间一手拿着遥控器,另一只手被他攥着,说:“走回去也可以。”于是两人换了个方向,一前一后沿着路边人行道往家的方向走。方才握着别人的手和被握着的手上都有一层细腻的薄汗,这会儿在路边灯光里被舒缓的夜风吹着,有点凉。

“没想到火神真的要去NBA,这个消息可真是出人意料,亏得他们俩能瞒着这么久。”高尾两手交叠放在脑后,身体微微后仰,走路吊儿郎当和平日一样。
“嗯。”
“那诚凛岂不是又回到以前一样了?火神走了,铁心也不在,前辈...

【忘羡】师兄和老板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2

师生恋注意。

可能不太有趣,走一波剧情。

第一次有这么多热度,被吓到ヾ(•ω•`。)

11.

一层秋雨一层凉。周末下了场雨,到周一众人都裹了外套来实验室,最耐冻的温宁也不例外。魏老师今天穿了件骚气的风衣,下身是较贴身的休闲裤和小皮靴,虽然很冷但也依旧潇洒地敞开了衬衫的第一颗扣子,在遍地T恤加运动外套加运动鞋的男性生物中恍若最娇俏的一朵花。

但这都不重要。绵绵关上门神秘兮兮地说:“你们有没有看到魏老师锁骨那里的红点?”

温宁后知后觉:“不是被蚊子咬的吗?”

绵绵白了他一眼:“这天人都快冻没了,还有蚊子?”

蓝思追斟酌语言:“魏老师不是没有女朋友吗?他自己说的。”

这个时候有人推...

1 / 6

© 你看不见我 | Powered by LOFTER